笔趣阁 > 谨姝 > 1222、幸运
  /

  “明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还指望你去救我未免也太蠢了些!”因为太过清醒和理智,所以许姝从来不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

  在性命攸关的时候,许姝寄予希望的却不是自己,周谨有些失落,更多的却是自责和心疼,“所以那寻踪香是准备给庄离?”

  “我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而且我也知道太后挑了今天动手就是几乎断绝了我所有的可能的求救途径,我自己都无计可施了,还能指望别人吗?我这么做也只是不想让自己死的不明不白的而已,若是你有良心,好歹也能替我报仇……”许姝幽怨的看着周谨,不偏不倚的来说,确实是因为周谨她才会被傅太后记恨的。

  “是我不好……”周谨怜惜的揉了揉许姝的头,却发现许姝的一头青丝也有许多被大火燎的焦枯了,“我祭完太庙回来,庄离突然告诉我,他在太后身边的宫女身上闻到了寻踪香的味道,他说那是你特制的香料,遇水不散,经久不息,一般你用这种香都是遇到了险情的时候……所以他立刻抓了那个宫女来问,就发现那个宫女是易容后的雪槐,果不其然就从雪槐口中问出了你的下落。”

  “我猜到雪槐会去向太后复命,所以就碰碰运气了,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

  是呀!她的运气是真的好,真的就有人去救她了!

  “是我运气好……”他又是差一点儿就要是去他了。

  良久,许姝轻声道,“其实我心底里是希望你来救我的……”没想到周谨就真的去救她了……

  “我知道!”周谨心满意足的笑了。

  许姝看到他时说了一句“你终于来了”,可见许姝是盼着他去救她的,只是心里明白和亲耳听到她说出来完全是两种感受。

  “说起来还真是你救了我,若不是你上次提醒我,我也不会随身带着寻踪香!不过也是我大意了,我没有想到太后竟然会假借皇后娘娘的名义,让雪槐扮成袁嬷嬷,郑家皆知今日我是被皇后娘娘召见,若是她真的得手了,皇后娘娘和郑家之间都会起嫌隙!”

  太后此举还真是一举多得呀!若是得逞,首先是除去了许姝这个心腹大患,其次可以将谋害许姝的罪名推到高志男身上,除去高志男给傅欣瑶让路,再次还能动摇郑家和皇后娘娘之间的关系。

  “你放心,雪槐应该已经受到惩罚了!”

  “你把她怎么了?”

  “我不知道!是庄离去处理!”

  雪槐又落在了庄离手里,从过往的经验来看,庄离对雪槐并没有什么好感,而且屡次三番的,雪槐都参与到了太后对自己的谋害中来,大抵是凶多吉少了。

  许姝叹了口气,“唉,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受命于太后,有些事也不得不做,不管她愿不愿意……说起来我到如今都还不知道她真正的名字呢!”

  “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好好养伤!知道吗?嗯?”

  “嗯……咳咳……”许姝点点头,终于忍不住的连咳了好几声,刚刚跟周谨说话,一直忍耐着胸腔里的不适,到底还是忍不住了。

  许姝用手捂着嘴咳嗽,咳完了也不放下手,周谨觉得异常,拉过许姝的手,许姝想要拒绝,却根本无力反抗,周谨强行掰开许姝的手,果然看到了她手心里黑红的血,顿时大惊,“许姝……”

  “嘘~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许姝抹去嘴角的血迹,咳出瘀血来,反而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今天的火虽然没有把我烧成重伤,但是烟尘却已经进入肺腑,咳血也是正常,更何况早年我心肺受创,不能受刺激的,过冷过热都会引起心肺不适的!”

  过冷过热都会引起心肺不适?

  周谨不由想起了平凉城那一次,那是他第一次见许姝吐血,可是后来许姝告诉他那只是她咬破了舌尖而已,难道许姝又是在骗他吗?她又瞒了自己什么呢?周谨目光一暗。

  许姝看着一手心黑乎乎的血,嫌恶的皱眉,可是又找不到帕子擦拭,眉头就皱的更紧了。

  周谨忙拿帕子给她擦了,擦着擦着,眼睛便越来越红了,“你先好好休息,我让宫女来给你更衣,我……待会儿再来看你!”

  他还有这事情没有了结!

  “你是要去找高志男?”许姝拉住了周谨,显然是猜到了周谨要去做什么。

  “嗯!这一次人赃俱获,她别想抵赖了!”虽然高志男给出了解释,可是那明显只是她的狡辩。

  人赃俱获……

  “你来的时候她还等在外面吗?”

  “是……”

  “她等着是想亲眼看到我的尸体吗?”许姝不由冷笑一声,“看来她比我还要更歹毒呢!”利益面前,果然没有永远的朋友。

  “好了,你休息吧,她会付出代价的!”周谨就要扶许姝躺下。

  “等一下!”许姝挣扎着下了床。

  “你别动,快躺回去!”虽然许姝身上没有被火燎出很严重的伤,可是刚刚那口血却让周谨忧心不已!

  “我没事!”许姝摆摆手,执意站了起来,却是靠着周谨才能站稳,“你等等,我要亲自去见她!”她要亲自去看高志男的下场。

  “……唉!好吧!你先更衣吧!”周谨无奈同意了,对于许姝,他从来都不忍心拒绝。

  好在宫里是个女人多的地方,想找到一身适合许姝穿的新衣裳是十分容易的,虽然样式颜色都过于华贵,与许姝以往的穿衣喜好大相径庭,但是许姝还是将就的接受,而且许姝现在脸色并不是很好,穿的素静了更显得人黯淡无光了,穿的鲜亮一些,反而衬出几分光彩来。

  因为是在宫里,许姝不太愿意暴露行踪,是以也不想让宫女服侍,自己哆嗦着半天才把衣裳穿好,头发也只随手挽了一个松松垮垮的髻,倒是有几分别样的慵懒的味道。

  看着许姝连路都有些走不稳,周谨格外心疼,“反正高志男押在后殿也跑不了,要不等你好些了再说吧!”

  许姝摇摇头,“还是尽快解决吧!免得夜长梦多!然后,还有一件事你让人去办一下!”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