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叩天门 > 第四九一章 巡领地

第四九一章 巡领地

  修炼时间不算太长,满打满算十年出头,但叶拙对于入定的经验可不算少,或长或短每一次的入定都曾带来不小的变化,或者冲破了某一种壁障修为实力突飞猛涨一大截,或者悟透了某个修炼心障让心境境界提升一截,无论哪种,都是日常修炼所不能比,或者说正常修炼要花十倍百倍时间才可能取得的效果。

  正因为如此,入定才会成为每一个修炼之人孜孜以求想要进入的修炼状态,只不过入定这种事情还要靠机缘,并非强求可得,并不是你安坐不动待在那里就能成,如果这样能行的话,那就没那么稀罕了,对于修炼稍有成就的人哪怕是筑基境界,盘坐十天八天也轻而易举,若是金丹之上的境界,餐风饮露便可维持基本生机,天地灵元就可以当成食量之后,便是几个月甚至更久也不在话下,至于境界更高的元婴大能人物,或许几年几十年一动不动都有可能。

  当然,也有人真的就在静坐之中沉入入定之中,但所有人都清楚静坐并不是根本,至少叶拙所经历的每次入定之事都不是如此得来的。相比于刻意去追求,事实上,有很多人入定都是不期而遇碰到的,或者看到点什么,或者忽然想到点什么,甚至有人因为没注意摔了一跤掉坑里忽然心中就闪出一道灵光,直接在坑底就入定去了。

  于修士如此,于身为妖族的虫母小家伙大概也相差不大,这么些年来,叶拙第一次见到虫母小家伙浑然忘记了周围事情,沉入天上地下唯我独存的入定状态之中,  心中满满的都是为她的高兴,护法之事也再尽心不过,生怕有半点意外打断了虫母小家伙这次难得一遇的机缘,催动神念神识不仅将整座秘境都笼住,甚至还直接探出到了外面山谷之中。

  这么些年都没有这么做过,无他,一直都忙于自身,同时还忌惮着元婴大能而已。也就是今天,因为虫母小家伙的入定,也因为自己将要最后瓦解那五道天道威严,很可能就会引动元婴大能的感应,引得他们关注,叶拙才会不再理会之前的顾忌,直接催动神念神识出去,即是要为虫母小家伙护法排除不必要的威胁,同时也为了检视自身,准确估量一下自己的真正水平,以便真的碰到事情时候自己才能够随机应变量力而行。

  一边催动神识神念时候,叶拙心里还一边想着,等虫母小家伙入定结束之后,自己是不是该走出这座几年没出去过的秘境,不为别的,就为看看自己的诸般术法尤其是千羽风雷翅如今的水准。

  这几年一直都跟自己识海之中的五重天道威严纠缠,日常修炼都没有太上心,只论真元修为的话,虽然也日渐一日有所提升,幅度却是有限,至少无法跟叶拙以往时候相比,叶拙也一直没有如往常时候那样经常一次次的感受自己的极限所在,便是偶有动作,更多的也只是在

  体会金丹上那几条道纹为自己的几样术法加持效果,便是这个,因为顾忌外人尤其是元婴大能眼线的缘故,也一直都没有走出秘境真实演练过,通通都是在这一方秘境小天地之中估量。

  原本到了叶拙这样的境界,无需亲身检验,只凭着如此估量也能估到八九不离十,不过最近事情却有些不同,只因为多了分身小娃儿叶小拙这个意外。一个叶小拙就足够将叶拙这几年疏于修炼的亏空全部补回来了,身具两枚金丹,不提其他,叶拙的真元修为便可以说几乎翻了一番,更何况如今两枚金丹相互影响之下更有双双突破的迹象,一旦突破成功到了金丹后期,叶拙的实力将会再迈上一个大大的台阶。金丹后期暂且不提,便是当下,自己全力催动风雷翅究竟会到什么样的程度,叶拙仅靠着凭空估量也有些估量不准,虽然真要出事的时候,自己肯定只有全力催动,但能够知道自己极限所在,才能心中更有底,若是可以的话,叶拙肯定愿意提前去演练一番就是。

  相比于真元因为分身小娃儿叶小拙的突然提升,基于神魂本源的神念神识,叶拙的认知就要清楚多了,当初轮回大阵之中的提升当时叶拙便已经明了,后来这几年里每一天都跟大道之意纠缠,每每压制收服一道大道之意,同时间便是自己神魂境界的一缕夯实,虽然并没有如往常那样催动神识神念扫探四方看过自己的极限所在,但只凭着对五重天道威严的感受,叶拙也能估个差不多。

  不过今天显然也有点不同,只因为阴阳大道叠加生机死意的威能太过霸道,短短两个时辰不到便将原本以为要数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天才能解决的五重天道威严瓦解掉九成九,仅仅剩下了裹着几道气意的最后一小部分核心。

  虽然因为最后的这部分天道威严威胁,叶拙的神魂依旧还不能正常自如于自己的识海之中,但少了绝大压力之后,已然轻松了太多,更何况,再一次经历了一变金丹大道的灵物,多了阴阳之道这一道大道法则体悟,神魂境界本身就又自然而然的夯实并且提升了一截。

  不知道元婴大能究竟什么水准,但叶拙猜测自己,如果只论神魂境界的话,或许比那些金丹后期甚至金丹大圆满的还要更凝实更强大几分也不是不可能,甚至以叶拙对修炼之人同样境界却可能相差极大的经验来看,一些因为运气加身才能破境成为元婴大能也不是不可能,自己的神魂境界或许比这样的人也不差多少。

  究竟如何还要真正比过才知道,不过眼下的叶拙却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自己先试试自己的神念神识全力外放的话究竟到了什么样的水平。

  “嗯?”神念神识刚刚催发出去,叶拙便微微一顿,不是就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却是因为自己的神念神识比自己想的还要更强大了几分,丝毫不费力

  气,几乎眨眼之间,便直接将整座山谷连同周围方圆数百里之地都笼住,在此范围之内,事无巨细,一切都映照心底,大到一座山峦,小到一只蚂蚁,一粒微尘,尽皆如此,其中自然也包括向阳坡上的一众修士,一个瞬间,他们的谈话声音,甚至表情动静叶拙都感应的一清二楚,而他们根本没有察觉到什么,哪怕其中的几个刻意收敛了自身气意,装成筑基境界,其实是金丹修士的也不例外,唯一的一个人好像感觉到点东西,也只是抬眼四下看了看便摇摇头放弃了进一步探究的打算,大概只以为是一缕不经意的错觉了。

  早在几年前竖起大旗的时候,叶拙曾经发过一两次威,狠狠收拾过几个金丹境界的修士,让事实上阵法能够感应的千里之地,以及阵法有所不及的三千里范围变成了金丹修士的禁地,如今却还有这么几位金丹修士,一个个都还刻意收敛了自身的气意,都不用去验证,叶拙也能猜得出他们肯定跟那几个元婴大能有所关联,八成就是他们布置下来的眼线。

  暂时没有理会他们,叶拙继续催动着自己的神念神识朝着更远处铺展出去,百里又百里,一直出了那道警戒阵法范围之后,叶拙才开始感受到了吃力,周围千余里尽在感应之下,收拢其它方向,沿着一个方向探去时候,这个距离又增加了一倍有余,虽然还没有到自己吹出来的三千里那么远,却也相差不大了。

  催动着自己的这一道神念神识,以自身为中心,好似一个罗盘指针般转了起来,如此掌控却没有刚刚那么随心随意,润物无声了,再次掠过向阳坡的时候,瞬间便被不少人察觉到了,这次的叶拙没有再客气,一声厉喝声透过神念直接送入这些个感应到自己神念神识之力的金丹修士的识海之中:“都给我滚。”

  看着一个个金丹修士忽然脸色大变,四面张望起来,叶拙又传去一声冷哼,显出几分不耐,下个瞬间,向阳坡上忽然数道身影腾空而起,仓惶远遁离去,如此动静自然又引得其他筑基之下,大概是真的将这里当成避难之地,又或者是来集市上淘宝的筑基境修士一阵慌乱。对于他们,叶拙却是没心思去管了,更没有直接传神念神识到他们识海之中,他们乐意待就待着,担心害怕自己离去就自己离开,至于最后会不会因此而招到什么危险,就不在叶拙的考虑范围之内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每个决定的后果都该自己承担,他们这些人如此,叶拙自己也如此,还有狐灵儿跟虫母小家伙也不例外。

  没去管向阳坡上诸人的纷乱景象,留了一部分在外继续警戒着,同时收回大半神念神识的叶拙扫了一眼狐灵儿跟虫母小家伙,看到她们都正自修炼之后,叶拙自己也重新沉下心来,继续观探自己识海中的五道天道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