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十年代农家女 > 116 异样的感觉

116 异样的感觉

  钱满枝给赵乐乐写信,让她过年一定要回家,还说今年给她单独留房间,以后回家就可以一个人睡。

  钱家的两位表兄先后结婚,钱家虽然建了新屋,可反倒没有赵乐乐的立足之地,她总不能在表兄结婚之后还住在外婆家。

  钱母也不好开口,她都抱重孙的人,再留外孙女在家里也不合适,又不是小时候没有地方去不得不收留。

  赵乐乐不爱回老家也有这个原因,钱家不再留着她的房间,钱满枝那边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回去也是让大家为难,倒不如呆在外面省心。

  赵乐乐对钱满枝并没有怨言,谭木匠又不是她亲生父亲,当年不愿意多养一个闲人也正常。她好奇的是现在喊她回家过年住谭家是谁的意思,要知道谭木匠不是个大方的人,他前头两个子女也不是省油的灯。

  谭家人不说对她,就是对兵兵也就谭木匠是看着幺儿怎么看怎么爱。谭木匠前头的子女对兵兵可没有什么感情,也就是早早分家,才没有闹出什么争家财的事,也是谭家并没有什么钱让人争。

  钱满枝要喊赵乐乐回家过年,不仅她自己写信,钱母写的劝诫信也很快寄到京城。

  赵乐乐读完钱满枝的信,又看了看钱母的信,拿起电话直接打回老家问。她都已经坦白到京城做生意的事,自然不愿意再通过写信这种慢腾腾的办法和老家那边联系。

  赵乐乐打电话喊钱满枝接还比较难,先打一个请村干部帮忙喊人,约定十分钟之后再打一次。

  钱满枝第一次接电话,拿着话筒都紧张的都不知道说什么,还是边上的人提醒才尝试开口喊了一声“乐乐”。

  赵乐乐先拉着她聊天谈了一些家里的事,才装做不经意间问为什么要喊她回家过年,还有单独给她准备房意是什么意思,她又不在家里住。

  钱满枝老实告诉她,说家里今年建了新房,这房间永远都给她留着,以后不用担心回来没地方住,还说兵兵想她了。

  赵乐乐听完也没答应回不回去过年,只说会给家里寄东西回去,每个人都有份,更少了兵兵的礼物。

  钱满枝把该说的说完,听到又有礼物收,等赵乐乐不经意的告诉她以后会经常打电话回来,心疼电话费的她心满意足的挂上电话。

  钱满枝想到一个电话就要十几块钱,就觉得赵乐不该讲这么久,她回家的路上就想好,马上写信劝她没有急事不要打电话,有事可以写信。

  赵乐乐收到钱满枝劝她节约用钱的家书后,在回信里答应以后没有紧急事件不会打电话。她不是小气舍不得钱,而是钱满枝有时候也不会做事,接电话居然不愿意付钱。

  村里不是家家户户有电话,也就村长家有部电话,村长为方便村民,把家里的电话有偿借给村民使用。这也是村里人都知道的事,可钱满枝却讲不通,她说打电话要钱,为什么接电话还要钱。

  钱满枝为一块钱和村长的老伴争论不休,不敢得罪村长的她还是不情不愿的掏钱。

  赵乐乐第二次打电话的时候,村长的老伴找她告状,她这边想要请人帮忙通知钱满枝接电话,还要说好话求人。她和村长老伴说她帮钱满枝付钱,偏偏老太太也不认账,说她在外地,这一块两块的欠着,谁知道她哪天回家才能给,必须现结才行。

  赵乐乐要不是怕寄钱给村长被钱满枝知道解释不清,她都想直接寄一笔钱替钱满枝出接电话的这笔支出。

  村长老伴死板的很,她不能代付的情况下,少打电话是最好的办法。

  钱家这边倒还一些,钱家不仅要接她的电话,外出打工的表哥偶尔也会打电话回家,钱母也是知道接电话要收钱的规矩,每次不等人问就主动给钱。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京城也开始供暖,赵乐乐每到这时候才觉得北方比南方舒服,她可怕过南方的冬天。

  南方冬天的湿冷是冻到骨子里的痛,风一吹骨子里都透着冷,穿再厚的衣服也没用。

  赵乐乐有时候都觉得她离开家乡也有天气的原因,老家的冬天太难熬,哪怕有火盆也是顾前不顾后,不像北方供暖后能穿着单衣吃冰棍。

  赵乐乐天冷不爱出门,邢铭又一直说要请她出去吃饭,电话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她才说俩人一起去吃火锅。

  邢铭也是南方人,还是比赵乐乐更南边的地方,听她说要吃火锅,愣了下便问吃清汤还是鸳鸯锅。

  赵乐乐问:“为什么不能吃红汤火锅?”她喜欢吃辣,到京城后慢慢戒掉不少,但吃火锅不吃红汤等于没感觉。

  邢铭不好意思说他不吃辣,难得赵乐乐抽出时间,他也有空,便说吃什么都好。

  赵乐乐说她自己去饭店,邢铭却说要来接她,说天气不好,怕下雪,还是他开车来接她比较好。

  赵乐乐没想到邢铭还有车,哪怕只是一辆捷达,可在这年代四个轮子的车都是稀罕物。她上车系好安全带之后,还能看到一群陌生邻居光明正大打量的眼神,恨不得透过车窗看清是什么人开车来接她。

  赵乐乐上车之后安静的看着前方,邢铭要和她说话都被她拦了,说开车要专心,要说话多得是时间。

  邢铭摸摸鼻子,点头表示以后开车一定专心,保证不会出事故。

  赵乐乐见邢铭答应以后一定注意安全,开车的时候不会分心聊天,刚刚说过开车不聊天的她点头表示知道了。

  赵乐乐并不是故意小提大做,她也是有心理阴影才会这样严肃。她恢复前世的一些记忆后才知道她当初好像就是被酒驾的司机给害死了。

  邢铭虽然没有酒驾,可她也不想因为分心而出交通事故,这是对自己对他人的负责。

  赵乐乐怕邢铭多心,下车的时候还特意解释了原因。

  邢铭听完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关心我,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

  赵乐乐觉得邢铭这回答有几分不对,听着有种挥不去的怪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