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主是个狠角色 > 第08章 疗情伤

第08章 疗情伤

  冬阳的招数也很直接,对方硬掰,她也硬掰,笑呵呵的问道:“你们饿不?我去做饭!”

  支棱着耳朵等回话的几个人差点儿被她闪了腰。

  村长媳妇忙拉住准备起身的李冬阳老太太,哭笑不得的说道:“这才几点,早上饭刚吃完不大一会儿你做什么饭啊。你啊,就是不想搬,我大爷也装傻,你说你俩怎么就这么犟呢,就这破地方破房子有啥放不下的呢,回村住多好。”

  小心思被识破冬阳也没不好意思,她的心理活动特别真实,自己可是个八十多岁的老人,这辈子还能有几年活头儿啊,当然是在不损人的情况下自己想干嘛就干嘛了,真的没有多余的心力为别人着想了。

  “人老了,就跟那老树似的,轻易不能挪动地方”,装傻的张狂开口说道:“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不抗折腾。在这儿生活挺自在,换到别的地方不自在。”

  “那习惯习惯不就自在了吗”,村长媳妇马上接话道。

  张狂长长的叹口气,还有模有样的从口袋里摸出烟袋锅子,一边儿上烟丝一边说道:“年轻人换个地方还得好几天才能适应呢,我们岁数大了,要习惯就得花更多的时间,我们哪有那么多时间啊。”

  一句话,村长和村长媳妇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八十多岁的老夫妻,让他们离开生活几十年的地方去到一个全新的环境去生活,确实需要很长的时间去适应,而他们现在最缺少的也正是时间。

  “好了好了,咱不说这事儿了,今儿毛毛回来,咱说点儿开心的事”,跟着毛远过来的高个男人开口打圆场。

  冬阳马上顺坡下,紧紧抓着毛远的手乐呵呵的问道:“毛啊,有对象没有?啥时候结婚啊?”

  问完这俩问题冬阳都想给自己竖个大拇哥了,丫自己真的太有当老太太的天分了,问题问的一个比一个更老年人。

  很多老人年对家中晚辈的关心就是问他们在外吃的住的如何赚多少钱,有没有对象什么时候结婚,反正不管晚辈想不想听想不想回答先问了再说。

  毛远的神情有一丝丝的怪异,他巧妙的规避冬阳的问题,只含糊的回道:“姥,我现在岁数还小呢,想趁着年轻搞一搞事业多赚点钱,处对象结婚的事儿以后再说。”

  “搞事业不耽误处对象”,冬阳依旧笑着说道:“你也不小了,早点儿结婚好啊,省的好姑娘都让别人抢走了你想找的时候找不着啊。”

  在这个问题上,村长和村长媳妇竟然十分赞同冬阳的说法,先是顺着冬阳的话劝了毛远好半天,又把话题扯到自家孩子身上,唉声叹气的抱怨起来。

  附近几个村子也有留在家里没有外出打工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要么承包耕地要么种植经济作物,反正赚的也都不算少。他们一般结婚都挺早,然后在附近的小城市买套房子,地里有活就在地里忙活,地里没活就开车回城里生活,小日子过得比很多外出打工的人都轻松自在。

  村长家的孩子就没有一个留在家里的,都出去打工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在外边生活不够稳定还是怎么地,都不着急结婚,每回打电话问这些事儿还都特别不耐烦,可给村长夫妻愁坏了。

  起一个村长媳妇感兴趣的话题,那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就不用冬阳和张狂说话了,就听村长媳妇儿说就成。

  村长媳妇的这一张嘴一直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有人给村长打电话,他有事儿要回去处理,村长媳妇和那高个儿小伙儿都跟着走了。

  家里就剩下祖孙三人,冬阳进屋看看时间,也十一点多了,该给外孙做午饭喽。

  “毛啊,坐那么长时间火车累了吧,快进屋歇一歇睡一觉,姥给你做饭,你有啥想吃的不?”冬阳乐呵呵倍儿慈祥的问道。

  毛远带了不少东西回来,还真的需要整理一下,他拎着行李进屋,张狂也跟着进了屋,没话找话跟毛远聊天。

  冬阳做饭速度慢,一个菜还没做完呢毛远已经把行李收拾好了,特有眼力见的出来帮冬阳做饭。

  小伙儿手脚挺麻利,一看就是会做饭的,冬阳干脆把炒菜的活儿交给他,自己就坐灶坑前边烧火。

  炒完第三个菜,毛远的手机响起来,他便一边干活一边打电话。

  眼睛不好耳朵好的在屋里补觉,耳朵不好眼睛好的在外边烧火,毛远打电话便也没有刻意回避,声音不大不小,冬阳努努力正好模模糊糊能听到。

  呦嘿,这小伙儿有故事啊!

  什么想姥姥姥爷了回来看看,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他是失恋了回老家来疗伤的!

  打电话过来的应该是他的朋友,大概问他怎么突然回了老家,毛远就把自己如何失恋如何心情不好如何待不下去以至于逃回老家原原本本的跟好朋友说了。

  冬阳内心的八卦之魂被点燃,越听越来劲,越听越惊讶。

  她的外孙毛远小朋友的对象是个男的,那个男的年纪大了顶不住家里的压力要回老家结婚生孩子把他甩了,毛远放不下他们好几年的感情特别痛苦甚至想过自杀,啧啧啧,真的好惨呐。

  这边冬阳正感叹着,那边毛远打完电话背着冬阳偷偷擦眼泪。

  是装作没听到还是直接跟毛远说自己全都听到了然后给予他外婆的温暖呢?

  犹豫再三,冬阳还是选择了前者。

  就算要给予毛远小朋友温暖也要找对时候,这时候贸然开口说不定会吓到孩子,他这类人在社会上生存已经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心思肯定特别敏感,就算要劝慰也要找准时机才成。

  这顿饭非常丰盛,不过毛远经验不足,炒的菜都比较硬冬阳和张狂都吃不了,他俩就只能吃冬阳最先炒的那个菜。

  知道自己好心办砸了事毛远还挺不好意思的,跟冬阳保证以后做饭肯定把菜炒软了。

  下午毛远陪着冬阳和张狂去河边洗衣服,又下菜地拔草,忙里忙外的还挺能干的。

  到了晚上,家里没有电,祖孙三人只能早早的上炕准备睡觉。

  毛远大概很多年没有这么早睡过了,很不适应,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冬阳和张狂也睡不着,于是张狂提议大家玩儿小游戏,玩到晚上十点再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