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一轮的缠斗,易魁洛的空军逐渐占据上风,而白兰准确抓住了这一时机立刻让后方已经准备就绪的后备空中军队起飞,直接向着敌人的炮兵阵地飞去,务必要击毁他们超过一成的炮兵部队才可以回来。

  接到这一命令的轰炸部队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向着矮人帝国的军阵出发,至于卡拉尔防线这一边则只能够做防御性的作战,但还好,如今的矮人依旧在执行炮火的轰击,陆军始终没有出动,在这个大炮射击精确度远远低于现代的时代背景之下,精确打击是不存在的,因此想要大炮和陆军一同进行冲锋,其中的难度非常的高,因此主要的战场便在空军之间。

  而在这方面,易魁洛开始占据上风一枚枚的炮弹从空中坠落,直接滑向矮人帝国的炮兵阵地,掀起一轮轮的怒火,矮人帝国在这轮炮击之下,受到十分严重的损害,虽然大炮的摧毁数量并不多,因为轰炸的时候,矮人帝国也有空中的士兵进行袭扰,再加上炮兵阵地周围有灭杀枪部队作为防守,因此轰炸部队只能够采取高空飞行,在距离地面五百米以上的高度进行投掷。

  而矮人帝国的指挥官显然有着精密的思考,为了这一场大战,他也是连续几个昼夜不停的计算着战争的得失,因此他所选择的这一天,正好是风比较大的时候,五百米的高空,且在敌人空军的骚扰之下,易魁洛的轰炸部队根本无法定点投掷,只能够在移动中进行投掷,本身精度就要低很多,再加上风又是如此的大,所以当炮弹落下的时候,很多时候都不能够准确命中目标。

  不要看矮人帝国的大炮数量非常的多,足有上万门之多,但整条战线有二十多公里长,在这么长的战线之上,一万多门炮,彼此之间的距离是非常远的,因此只要误差几十米左右,就很难把一个炮兵方阵给摧毁,其中的难度是非常高的。

  这也是矮人族面对易魁洛的空中优势所研究出的战法,原本他们将炮兵集合在一起,进行统一的轰炸,从而意图打破易魁洛防线,但这种作战模式,却被空军很好的利用,这些炮兵方阵如同一个个马其顿方阵一样,只要一枚炮弹,便会让好几台大炮报废,因此在多方思考之下,大炮的体积得以变大,他们的移动速度虽然降低,但射程和威力都得以提升,因此大炮也不需要再聚在一起,这就让易魁洛的空军很难准确的命中,一轮轰炸之后,所造成的损失不过只有几百门大炮而已,远远低于易魁洛这边的预测。

  白兰自然不会因此而服输,他立刻调整自己的策略,将原本计划的利用空军集群的模式,杀伤敌人的炮兵计划作出更高,直接命令机动部队离开城池,向着敌人的防线冲去,这个命令无疑是非常冒险的,但对于白兰来说,这已然是无法选择的选择。

  若是再让矮人帝国这么轰炸下去,这道城墙很快就会支撑不住的,到时候别说是进行反击,便是逃命都会变得非常困难,这也是易魁洛最大的弊端,那就是大炮的科技含量实在是太低了,魔法师也好,工匠也好,始终无法像矮人帝国的工匠们一样,研究出这么先进的大炮,因此在射程和威力上始终都要逊色一筹,也正是因为如此,白兰必须要冒险。

  但她也明白,若是让士兵直接冲锋,等同于找死,矮人帝国这一边可是有着三十万以上的常规部队正在等待着易魁洛这边发起冲锋呢,若是易魁洛这边发起冲锋,矮人帝国就可以十分轻松的在野外战场上对敌人进行大规模的进攻,因此白兰自然不会那么傻。

  她十分清楚的知道,要想破解矮人帝国的炮兵方阵其实并不难,只需要将敌人的空军先解决掉就行了,与陆军和炮兵部队不同,空军部队是易魁洛这一边的强项,他们的空军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要比矮人帝国好得多,因此只要给空军部队足够的时间,就能够取得制空权,而有了制空权之后,就可以去派遣更多的空中部队轰炸敌人的大炮阵地,又因为矮人帝国的大炮往往体型巨大,这是为了增加它的威力和射程,因此想要搬动非常麻烦,易魁洛这边的大炮往往需要两匹马拉动,而矮人帝国则需要四匹马才能够拉动,且移动速度并不快,这对于以速度着称的空中部队来说,根本就是龟速,因此想要轰炸并不困难,因此只要占据制空权,从而彻底摧毁矮人的炮兵部队,这就是白兰的想法。

  最终摧毁炮兵阵地和矮人帝国进攻企图的,必定是空军,对此白兰非常的明确,但其中就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那就是时间,就像白兰自己想的那样,只要她掌控住制空权,这场战斗他就能够赢下来,对此矮人族也有着深刻的认识,通过这一场战斗,易魁洛的空中部队的厉害,矮人帝国早已经领教,他们也知道,若是让易魁洛占据空中优势,那么如今战场上所取得的优势顷刻间就会荡然无存。

  因此他们在战场的进攻设计时,便特意安排了灭杀枪部队在低空环境下进行防御,从而逼迫易魁洛的空军只能够在高空进行飞行,而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十分疲累的,这样一来,就降低了易魁洛空军的攻击时间,这也就是矮人族的目的,既然易魁洛的空军如此厉害,那么矮人族只需要拖住易魁洛的空军,直到战争结束,那么矮人帝国的胜利便可以奠定了。

  这就是矮人族的战略目的,因此他们不惜将手中所有的空中部队都拿出来填充战场,阻挡易魁洛空军士兵的优势,甚至拿一些空中部队作为炮灰来阻挡易魁洛空军的进攻,就是为了给炮兵部队以更多的时间,让他们轰平眼前的城墙,而白兰也正是知道这一点,可以说双方都在比拼时间,矮人帝国希望在易魁洛空军部队取得优势之前,消灭掉易魁洛的城墙,而白兰则是希望在城墙破碎之前,击败对方的空中部队,从而夺取制空权,对敌人的阵地进行无差别的轰炸。

  双方都是在于时间赛跑,而这正是机动部队出动的原因,他们的目的不是在夺取胜利,而是在争取时间,给空军争取时间,让空军有更多的时间进行轰炸,因此需要机动队的配合,而机动队需要做的,便是打乱敌方的陆军配置,增加敌人的军官操作,从而减少对空军的直接支配,继而让对方的指挥系统出现混乱,给易魁洛的空军以更多的时间。

  至于其中的原理其实非常简单,一个人的计算能力是有限的,比如说一个人最多可以同时处理三件事,那就已经很厉害了,而能够担任元帅的人,往往能够同时处理十件事情,但若是再往上增加呢,恐怕就会慢慢力不从心,到最后只能够将指挥权下放给地方了,军队也是如此,一个参谋部,作战部,他们的计算能力是有限的,当只进行空中作战的时候,他们可以应对,绰绰有余,但当炮战同时在进行的时候,他们就有些吃力了,而此时,白兰发动城墙内超过四十万人的军队进行进攻,这直接就会让敌人的运算超出负荷,其结果就必然是让底下的军官分摊责任,把一部分不重要的事情让给底下的军官进行操作,这是必然的事情。

  而这正是白兰的胜机,矮人族虽然如今开始重用空军了,但从他们的指挥上还是能够看出,在他们的眼中,真正重要的始终是陆军和炮兵,在他们的眼中,空军只不过是阻碍易魁洛的炮灰而已,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作战序列,因此当计算超过负荷的时候,恐怕他们就会直接下达一个命令,让空军的指挥官自行进行指挥,从而将全部的精力用来对付易魁洛的炮兵反击和陆军。

  这是矮人帝国的习惯,也是他们的思维定式,是很难改变的,毕竟陆军和炮兵大多数都是矮人的本族人,而空军则全部都是异族人,在关键时刻,照顾同族的人,这种思维定式想要改变,非常的困难,因此到时候矮人帝国必然会放弃掉空军的指挥权,而这就会让矮人帝国的空军陷入到一定程度的混乱,给易魁洛的空军创造出机会。

  与易魁洛的空军不同,矮人帝国的空军全部是由异族组成的,彼此之间的关系可谓非常的复杂,因为矮人帝国的人没有办法上天,同时对于空军也没有什么尊重,因此空军的指挥官也是一位异族,当矮人帝国直接指挥的时候,这种配置并没有什么毛病,指挥官只不过是总指挥部的一个传声筒而已,但当这位指挥官获得真正的命令权的时候,一切就会变得复杂起来,其他部族的人就会想你的命令到底是为什么呢,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这里有一个缺口,那么为什么不让其他的部落上,而是要让我们上呢,明明大家之间的距离都非常的近不是吗?这种猜测就会慢慢开始出现,而对于一支军队来说,这种猜测是致命的。

  即便这位指挥官十分的公正公平,每一道命令都是发自本心,没有任何的其余心思,但底下的人也不会这么想,毕竟你作为指挥官,你看到的是全局,而你底下的军官们则只能够看到局部。

  同样的距离,你不派另外一只部队去,或许是因为就在那支部队附近就有一个新的漏洞,但在这支部队的军官看来,你就是希望通过易魁洛来削弱自己的战斗力,这种指挥官没有完全获得军队信任的状况下,必然会使得矮人帝国的空军战斗力大规模的下降,这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而易魁洛这边则没有这样的担心,与矮人帝国一样,他们的指挥部也没有那么庞大的计算能力,可以同时应付空军,陆军和炮兵部队的进攻,因此必然会下放一部分的权利,白兰的选择也是空军,但对于空军的指挥,白兰则丝毫不担心,首先便是易魁洛空军之间的互信相比起矮人帝国来说,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其中很多的老兵都已经相互依存在一起有长达一年以上的时间,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早已经把对方当做了兄弟。

  同时这些部落的人大多数都生活在佛兰德斯和南卡拉尔行省这两片地方,又因为这十六年来,易魁洛不停的在促进着各个部落之间的融合,因此他们的关系与矮人帝国各个部落之间的关系是不同的,相对来说要友好的多,也亲切的多,这就给信任埋下了种子。

  而另外一点则是在空军部队之中是有人族的,人族通过骑乘坐骑的方式来成为空军部队的指挥官,有人族这个主要部族作为居中指挥,易魁洛的大部分部族都是认同的,并不会因为一道命令,而产生什么疑惑,因此易魁洛的空军并不会因为指挥权的下移而造成一丝一毫的分裂或者是骚乱,而矮人帝国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这正是白兰想要做的,而陆军的作用便是如此。

  既然无法摧毁你的布置,那么我就出动我的部队,打乱你的配置,让你无法监控全局,从而在乱局之中,取得胜利,不得不说白兰的这一步走的非常险,但却异常的成功,当易魁洛的陆军出动之后,矮人帝国的空军果然陷入到了一丝骚乱之中,原本配合默契的各支部队开始出现停顿,各个部队之间的布防空隙开始拉大,而易魁洛的空军将领,果断找到了这些空隙,通过穿插包围的战术,给敌人的空军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当矮人帝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